否认实际控制人在境外先进科技投资说明书中有虚假陈述嫌疑。

国家于9月6日报告称,江苏京燕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燕科技”)首次公开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信息明显自相矛盾,部分事实被隐瞒。证券业法人告诉记者,这种做法涉嫌“虚假陈述”。

招股说明书披露,密集科技研究的实际控制者王明西“对其他企业没有控制权”,并且“除了公司之外,没有其他外国投资”。

但事实上,王明西拥有一家名为江苏龙昆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昆投资”)的股份,是该公司的最大股东。

龙昆投资被工商部门列入异常经营名单,也被最高法律列入老莱名单。

招股说明书“睁开眼睛说谎”据招股说明书披露,精密研究技术公司(precision research technology)于2004年11月29日首次成立,并于2015年8月1日更名为股份有限公司。

公司主要为智能手机、可穿戴设备、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等消费电子领域以及汽车领域提供大量高复杂度、高精度、高强度、外观精美的定制金属注射模核心组件。产品涵盖手机卡托、相机装饰环、钥匙、可穿戴设备外壳、表扣、笔记本散热风扇、汽车零部件等多个子类。

公司产品最终应用于国内外知名消费电子和汽车品牌,如fitbit、SAMSUNG、JAWBONE、vivo、OPPO、华为、联想和本田。

王明西和黄一超是精密研究技术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两人是父女关系,共同控制公司2893.5万股,占本次发行前股份的43.84%。

王明西目前是集约化研究技术的法定代表人、董事长兼总经理。

招股说明书披露,“王明西对其他企业没有控制权。

王明西持有公司29.268%的股份,除公司外没有其他外国投资。

“2008年6月至2010年12月,他担任江苏龙坤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

据《常州日报》2009年报道,郎昆投资是由常州总商会计算机行业协会发起成立的。柠檬国际电脑城由92家主要企业组成,由2008年6月26日成立的常州总商会电脑行业协会会长王明西领导。

根据工商信息对比,郎昆投资成立于2008年6月26日,实际注册资本为3661万元,共有股东92人。

根据田燕调查的数据,王明西仍持有龙昆投资的股份,龙昆投资是股东中比例最大的,占股份的21.72%。但是,他在龙昆投资没有担任任何职务,既不是法定代表人,也不是董事或监事。

这显然与招股说明书中“没有其他外国投资”的说法不一致。

“显然外面有投资企业,你为什么要说没有投资?你为什么要这样撒谎?”中国法学会商法研究会会长、上海翰林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兼合伙人宋宜欣律师认为招股说明书并非真实描述。

「对首次公开招股公司而言,是否虚假陈述由证券及期货事务监察委员会决定。

“上海燕益铭律师事务所创始人燕益铭律师认为,在对技术招股说明书的深入研究中,信息披露可以被视为虚假陈述,因为招股说明书中的陈述与事实不符。

“至于虚假情况有多严重,上市后对公司的危害有多大,我们需要进一步考察实际控制人的上市公司及其投资的公司是否有关联交易、竞争关系等。

“发行人及全体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在招股说明书中承诺招股说明书无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并对其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和及时性承担个人和连带法律责任。

龙昆投资被列入老赖名单。黄宜超为法人、股东、高级管理人员的常州创研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因未按要求提交2016年度报告被工商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单。

自2014年以来,龙昆的投资也一直是个问题。

由于该公司连续三年未按要求提交年度报告,因此被当地工商部门列入业务异常清单。

2016年,由于股东知情权纠纷,龙昆投资的五名股东向法院起诉公司,要求查阅会计账簿、会计凭证和财务会计报告。

最严重的是龙昆投资已经被列入《最高法》公布的不诚实执法人员名单,涉及天津、常州等法院的判决,共涉及29起诉讼,总金额约1.59亿英镑,全部未得到履行。

北京太平洋世纪(杭州)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邵斌律师表示,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以其认购的股份为限对公司负责。

债权人作为债权人,应当依照《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和《公司法解释二》第十八条的规定,对债务人公司股东不履行清算义务,造成公司财产损失、损害或者无法清算的行为进行调查。债权人应当要求公司股东承担清偿公司债务的赔偿责任或者连带责任。

严益铭的律师认为,王明西是郎昆投资的最大股东,曾担任董事会主席。现在该企业已被列入老赖名单,所以王明西能否诚信经营还有一个问号。

严益铭律师认为,招股说明书中如此明显矛盾的信息披露的主要责任在于保荐人和律师未能妥善处理此事。

“事实上,赞助商和律师也很尴尬,因为郎昆的投资可以在网上找到。完全不披露是不好的。这是完全公开的。它也被列在老赖的名单上,这给董事会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因此,这样的说法终于出现了。

“招股说明书显示,技术密集研究的发起人是华泰联合证券有限公司,律师是郭浩律师(上海)事务所。

根据招股说明书披露的其他数据,2014年至2016年,精密研究技术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6.33%、52.37%和46.42%,而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毛利率分别仅为23.72%、21.47%和23.64%。

发审委也对此专门提出了疑问,要求精研科技做出说明。发展和审查委员会也就此提出了具体问题,并要求澄清科学和技术的深入研究。

2016年,政府对精密研究技术的补贴飙升至1904.78万元,占同期总利润的10.09%。2015年,政府补贴234.2万元,2014年为154.26万元。

截至2017年上半年,仅收到107.71万元政府补贴用于精密研究和技术,恢复正常水平。

关于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相关信息,记者还寻求科技研究部门的证实。该企业表示,可以发送一封采访信,以方便具体回复,但截至目前,记者的新闻稿尚未收到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