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玉东:中国的中小银行可以从痛苦的向大型零售企业转型中抽身而退。

中国中小银行发展论坛秘书长、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长、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姚玉东近日举办了中国中小银行发展论坛&在中国直销银行联盟年会暨《中国中小银行发展报告》(2017)新闻发布会上,有人说中小银行向大零售转型是一个痛苦的阶段,但可能会一飞冲天。

同时,他强调,中小型银行必须通过用笼子代替鸟来支持小型和微型企业的发展。

姚玉东表示,从宏观和金融市场的变化来看,经济理论和经济现象呈现撕裂状态,这是不是一个新的周期,学者们持有不同意见。

“当我去一些地方讲课时,我经常做现场研究,并要求那些同意新周期的人举手——大约10个人;如果你不同意,请举手——11个人;没有意见-30个人。

因此,它感觉很撕裂。

作为一名宏观经济工作者,我感到非常痛苦。

“这种现象也出现在银行向大零售转型的战略中,”姚玉东说,他觉得银行的研究体系对于大零售的方向也是非常痛苦的:这是正确的方向吗?许多银行表示,它们应该同时做零售和公共工作。他们应该做任何事情,但最终没有特别的特征。

因此,他认为这也是一个非常痛苦的阶段,仍然没有完全的共识——我们应该坚定地向大零售转型吗?姚玉东说,每个人都可以看看我们的年度报告,这是集体智慧的结晶。

年度报告做出了相对明确的判断。按照目前的增长率,到2022年,整个银行零售市场的规模将达到100万亿元左右。

目前,整个银行业的零售规模约为40万亿,中小银行占一半,约20万亿。

五年后,整个银行业零售规模将增加60万亿元,中小银行零售市场规模将面临30万亿元的增长,这是一个大趋势。

如果你没有认识到大趋势,有时你朝着错误的方向越努力,你就越痛苦。

姚玉东认为,中小银行有时会犹豫:四大银行有这么多网点,当它们像大象一样转变时,我们怎么能和其他银行相比呢?然而,年度报告指出,没有必要为此担心。四大银行受到补充资本的限制,无法运营,因此中小银行有足够的空间空。

“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再次给大型零售商带来了空,给中国所有银行带来了空。

大银行可以像苍蝇一样跑,但它们不能跑。中小型银行可以像苍蝇一样奔跑。关键是你是否跑步。如果你不朝这个方向跑,你越努力,你可能就越痛苦。

他说,中小型银行必须有一个具体的方式转变为大型零售银行,即通过更换鸟笼来支持小型和微型银行。

他分析说,我们看到,中国宏观经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好,而小微企业融资仍然困难。

小微企业面临融资渠道单一、担保品不足、风险溢价上升和担保体系建设困难。

3B级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必须在10%以上,b级肯定在12%以上。

如果贷款不超过10%,这是商业或不可持续的。

如果贷款超过10%,在道德上是不可持续的。

因此,没有贷款很难筹集到资金。

我该怎么办?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现实,重视解决这一紧迫问题。

国务院对此非常重视。11月7日,举行了一次全国小型和微型企业金融服务电话会议。李克强总理做出了重要指示。金融支持是激发小微企业活力、促进其成长的重要力量。

推进小微企业发展是落实中央财政工作会议安排的最后一公里。

姚玉东提到富国银行的经验,认为富国银行是一个典范。

富国银行主要针对批发中小企业和零售中小企业。

因此,信用定价模式借鉴了消费信贷零售模式贷款,这是第一个直接面向小微企业的零售模式。

他表示,将小型和微型企业融入零售业是一种全球体验。

银监会支持小微企业二至三次贷款的政策非常重要和及时,但也是我国经济工作中最大的困难。我们需要找到在满足三笔贷款的同时控制银行坏账的方法。

姚玉东强调,要使中国银行业健康持续发展,有必要清醒地将整体坏账率控制在2%以下。

然而,小型和微型企业的整体坏账率高于2%。基数越大,坏账率越高,只有通过其他方式,坏账率才能降到2%以下。

这是我们今天需要解决的问题。

怎么做?姚玉东说,首先要做的是落实政策。

根据党中央、国务院有效实施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政策和改革措施,银监会实施的三项不低于。

银监会的政策很好,但没有得到适当的应用。

为什么不把500万英镑变成零售?一些银行已经这样做了。我们可以看到交通银行和中信银行已经这样做了。没有必要让人看起来很胖。

充分利用银监会的政策非常重要。

姚玉东建议,规模小于100万的小微企业应通过用笼子代替鸟纳入零售处理,根据银监会59号文件,100万至500万的公、零售企业应进行再处理

如果是为了公众或公众,真正的小微企业的坏账往往超过500万。

“当企业变得更大时,企业家开始变得更高,通常非常小的企业无事可做,而非常大的企业则无事可做。关键是中间部分的风险相对较大。

因此,我们建议低于100万元的强制零售政策应与他的个人信用挂钩。这样做,我们可以一举两得,一举两得。据估计,我们可以将坏账率较高的小微企业基数减少10万亿元,以前是20万亿元。按照10%的平均增长率,我们要做2万亿个小微企业。

目前,100万以下的小微企业数量被纳入大零售范围,估计数量为10万亿。

因此,公共服务只剩下10万亿元,其中10%是1万亿元,从而减轻了银行对公众的压力。

“为什么?零售业务的不良贷款率很低,我们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因为房子被占用了。

现在我国的三、四等住房抵押贷款100万元,零售额低。

小型和微型企业对公众来说很重要,这是一个残酷的事实,也是一个全球性的事实。

所以把它并入以后能够迅速的降低它的坏账率,支持小微的发展。

”姚玉东认为,向大型零售转型将使10万亿元真正花在零售上。

他说,目前我国中小银行零售业务基本占10%,国际零售业务占40%,招商银行占50%以上。

报告中提到的20%并不多,改变一些也是好事。

如果你越过边境,零售业务将立即改变,并有一个良好的股票市场形象。

姚玉东还表示,居民杠杆率有所提高,预计2022年杠杆率将达到相对较高的上限。

现在是企业部门去杠杆化,去杠杆化的代价往往是小型和微型企业的艰难。

居民在增加杠杆时必须增加质量,不能增加太多风险。

因此,仍然有必要以宏观经济的总体取向为主导,关键是提高资本充足率。

如果ROA低于1怎么办?跟不上中国的经济。

所以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如何确保净资产收益率高于1,控制关键坏账,核销坏账。这能丰富ROA?因此,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如果零售行业坏账增加,坏账减少,资产回报率就会更高。如果净资产收益率更高,净资产收益率也会更高。它将更有能力补充资本,更好地为中小微型企业服务。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根据目前的水平,预计2022年大型零售总额将达到100万亿元。中小银行零售业务规模正面临30万亿元的增长。如果需求不多的话,将大零售的比例提高到20%是有好处的。

姚玉东强调,不要怀疑向大型零售企业转型,这是国民经济的方向。

只有向大型零售企业转型,坏账才能减少,资产回报率才能提高,资本才能及时补充。

在向零售转型期间,不到100万个小型和微型企业将全部纳入大型零售企业,从而通过这种调整减轻实际企业基础的压力。

与此同时,我们将扩大零售销售,减少坏账,并帮助转变为大零售销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