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庆莲:这颠覆了中国第一次在何庆莲建立土地的历史:中国经济中公共和私营部门的变化(3):政府和企业关系的变化。

让资本家昂首阔步地走进人民大会堂,成为“先进生产力的代表”。这确实是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国家第一次提倡消灭私有制,并将资本家视为剥削者。

在此之前,无论什么学术大师,都不可能想象不相容的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会结合在一起。

只有这种结合,主动结合作为礼物,结合才是不安的,婚姻床之间总会有裂缝,一有麻烦,裂缝就会扩大。

自习近平成为该公司的负责人以来,随着裂缝逐渐扩大,危机感加深,中国商界一直惊恐地注视着。

以共产党资本主义为核心的“中国模式”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相结合的模式。

2002年11月28日,北京的一位母亲把她的孩子推过了“三个代表”的宣传板。

说“三个代表”是一个重要的理论贡献。

人们把“三个代表”思想同资本家入党联系起来。

(通知读者:为了让读者全面了解中国公共和私营经济部门的变化,本文保留了一些以前发表的内容。

国有企业重组使国有中小企业的管理者变成了资本家,这是中国政府与企业关系变化的第一个重要标志。

2000年2月,时任中央总书记在广东省高州市视察期间首次提出“三个代表”的思想,这一思想被正式写入党章和中国宪法。此后,中国的政治和商业关系进入了一个关键的转折点,商业精英正式成为一个重要的统治联盟。这表明,这个统治已经改变了它的统治基础,无产阶级专政的名称仍然存在,但是工农已经不再是统治基础(甚至名义上的统治基础已经被正式抛弃)。

悄悄地取代统治基础的政府非常担心商人的崛起,有许多官方调查尚未公开。

旗下的《人民论坛》在2010年第4期封面文章《中国新富家族》中曾透露:有关机构在2009年发布了中国3,000家族财富榜总榜单,3,000个家族财富总值16,963亿,平均财富5.654亿。其人民论坛在2010年第4期封面文章《中国新富家庭》(China’s New Rich Family)中透露,2009年相关机构发布了中国3000份家庭财富总表,其中3000份家庭财富总计16,963亿英镑,平均财富为5.654亿英镑。

上榜的10,000户家庭总财富为21,057亿元,平均财富为2亿元。

本文总结了中国新富家庭的构成:一是草根阶层的崛起。

最典型的是浙江商人和广东商人。第二种是从制度内部开始,以商人结束,或者让官员和商人自己头上戴着红帽子。

本文以苏南商人为代表的红帽商人,但92派商人也应属于这一类。

第三个是红色家庭。

这种类型的商人家庭有着深厚的政治和资本,因此起点高,容易获得社会资源。

这些红色商业家族大多从事贸易、基础产业、能源和其他需要批准的行业。

房地产业也是红色家庭最喜欢的领域。

有趣的是,本文列出了前两类商人的代表人物,但没有提到第三类商人的名字。它只是指出,在国外,富裕家庭普遍呈现出几个特点,一是基层商人占绝大多数,二是竞争性领域的商人家庭占大多数。

与这两个领域相比,中国商人家庭的构成有许多隐忧。

近年来日益被诟病的权力资本,权钱的联姻,为中国商人家族蒙上了一层阴影。

中国的政治和商业关系正面临双重制度诅咒。《人民论坛》的文章再次把中国政治和商业关系的光明面和黑暗面摆在桌面上:表面上是政府和企业的关系,但本质上是官员、企业家和商人的关系。

这两个层面紧密结合在一起,注定了中国的政治和商业关系将面临固有的双重制度诅咒。

第一个制度诅咒是官员家庭和国家的利益传递机制。

政治是极权政治,以三大垄断而闻名,即政治垄断、经济(资源垄断)和舆论垄断。

这种三垄断模式是在计划经济时代形成的,但当时没有权力市场。最有权势的人,无论大小,都住在较大的房子里,并享有为其子女提供特殊服务和就业的特权。

在改革开放的时代,政府官员的权力可以通过市场来实现,即权力的市场化。

这注定了中国官员有寻租冲动。

如果家庭能力不足,他们将充当权力掮客,与政府和企业勾结。如果妻子、孩子、兄弟姐妹都有能干的人,他们会自己创业,因为向他人寻租远不如自己创业安全可靠。

这就是为什么近年来反腐运动中腐败官员的倒台经常导致家人和朋友一起坐牢的现象。

为了让官员们摆脱这个沉重的诅咒,几年前,中国认真讨论了如何通过给予腐败官员有条件的大赦来促进政治改革。

这种讨论从本世纪初就已存在,但2012年的一轮讨论是最严肃的,一些具有相当社会地位的人参加了讨论。

作者曾在《赦免贪官促政》中说过,为什么不可行?“对这一理论的因果分析。

第二个制度诅咒是企业家的原罪。

由于中国政府有分配资源的权力,政府与企业的关系是一种赠与关系。

所谓权力市场化的特点是,要实现权力,就必须依靠市场,两者紧密结合。

因此,有权力分配资源的官员成了国王,这就是为什么绝大多数中国企业家不得不依靠官场。

即使是高科技行业的富人也不敢说他们不能依赖政府,因为市场准入、税收和企业年检,如果他们在每个检查站都穿上鞋子,会让商界感到难过。

商界人士都知道,管理好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关系意味着掌握重要的资源。

“三个代表”思想开启了政商结合的双重制度诅咒。他打算打破它。他在2000年提出的“三个代表”思想为中国民营企业家参政开辟了道路,为政治利益集团和经济利益集团的融合提供了合法性。

然而,在中国政治体制不变的情况下,这条道路不仅有利于强大的官僚集团攫取更大的经济利益,也有利于商人在公开场合获得政治保护。

“三个代表”理论提出后,我在2000年第三期《书店》杂志上发表了《中国社会结构演变的总体分析》,指出中国正在抛弃工农等社会阶层,形成政治、经济、知识精英和外资共同治理的寡头联盟。

同年6月,作者在上海欧亚管理学院的公开演讲中提到:三个代表是两个现实,一个空洞,经济精英代表先进生产力,统治集团代表先进文化,经济精英被吸收。因此,这两个现实只有一个,即中国共产党。代表绝大多数人民的利益是虚假的,因为人民是一个集体名词,是无数个人名字的集合,无法代表自己,最终必须得到代表。因此,“三个代表”实际上都是代表。

作者的上述言论被视为“三个代表”的讽刺思想。这一新的说法,连同前一本书《中国的陷阱》(国内书名《现代化的陷阱》)已经被当局澄清。提交人受到当局的政治迫害,包括减薪和降职、禁止言论和全天候监控。

2000年7月,提交人在北京发生车祸后经历了一次奇怪的经历,并于2001年6月离开美国。

书店杂志主编石舟在50多岁时被解雇并被迫退休。

自2005年以来,中国企业界和学术界掀起了企业家原罪的讨论浪潮。主要观点集中在《原罪:转型期中国企业家原罪的反思与救赎》一书中。

该书将原罪归咎于三个主要原因,即制度不完善和社会转型先天不足、政策和法律的后天失调以及滋生原罪的社会环境,并列举了这方面的三种声音——调查组、反对小组和妥协小组。

在这场讨论中,那些捍卫企业家原罪、反对追求原罪的人占据了最终的话语优势。

然而,反对在社会讨论中追求原罪毕竟不是正式的政府赦免,这为中国政府控制商人阶层留下了非常方便的制度渠道。

什么改变了中国?高盛前董事罗伯特·劳伦斯·库恩(RobertLawrenceKuhn)用他来改变中国作为他传记的标题。那么,发生了什么变化?“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提出以来,当局鼓励资本家入党,这已成为一种政治趋势。许多私营企业家已经进入全国人大和中国各级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中国政治已经进入精英共和主义的初级阶段。

胡锦涛执政十年了,反对派的政治规则也遵循了这些规则。他继续吸引NPC和CPPCC的富人。

精英共和主义的出现为近年来西方媒体的两会报道增加了一个重要的主题:中国两会的富人人数,以及两会富人代表的财富与美国国会议员的财富的比较。

2017年3月3日下午3: 00,第十二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艾伦拍摄)。

中国NPC和CPPCC的代表中有许多富人。

2015年NPC和CPPCC前夕,《纽约时报》报道称,胡润富豪榜上中国1271位富豪中,有203位(七分之一)是NPC和CPPCC的代表,他们的总资产接近3万亿元,超过了奥地利的总经济产值。

中国两会中富人所代表的财富总值相当惊人。

根据胡润《中国财富报告》提供的数据,2011年中国最富有的70名NPC代表的个人净资产共增加115亿美元,达到898亿美元(5658亿美元)的新高。

相比之下,在宣传材料中被称为金钱帝国的美国国会、最高法院和白宫的660名高级官员同期的净资产为75亿美元,低于中国最富有人群的70名代表一年内获得的财富。

2017年3月,根据胡润富豪榜(Hurun Rich List)的数据,代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100富豪榜上的100富豪财富在过去四年增加了64%。从2013年到2016年,他们的总财富从超过1.8万亿元增加到超过3万亿元。

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即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体现民主集中制的所谓中国议会,确实已经成为富人和官员的俱乐部。

彭博新闻社评论了这一现象:全国人大支持亿万富翁,反映了与富人的和谐关系。

在这个体系的各个层面,地方官员与企业家勾结致富。

邓小平的改革给了私营部门一个位置:补充公共部门。

让资本家作为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昂首阔步地走进人民大会堂。这确实是共产主义(社会主义)国家第一次提倡消灭私有制,并将资本家视为剥削者。

在此之前,无论什么学术大师,都不可能想象不相容的共产主义和资本主义会结合在一起。

只有这种结合,主动结合作为礼物,结合才是不安的,婚姻床之间总会有裂缝,一有麻烦,裂缝就会扩大。

自习近平成为该公司的负责人以来,随着裂缝逐渐扩大,危机感加深,中国商界一直惊恐地注视着。

西方左翼知识精英一直梦想将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结合起来以提高效率。2017年8月,马丁·桑德伯格在《从列宁到雷曼兄弟:谎言的代价》中阐述了这个梦想。然而,他显然不愿承认以共产主义资本主义为核心的中国模式是两者结合的模式。他们总是认为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结合可以开出一朵芬芳绚丽的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