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27年的美中逆差,政界支持特朗普的贸易政策

特朗普总统关于窃取知识产权的惩罚性关税决定得到了美国国会和学术界重量级成员的支持。

特朗普总统周四(3月22日)签署了一份关于中国经济侵略的备忘录,指示贸易代表考虑对约6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以惩罚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的行为。

美国和中国之间的不平等贸易长期以来一直是一个社会问题。

尽管一些议员担心特朗普的决定将导致美中乃至全球关税战,但大多数议员对白宫采取的行动持积极态度。

过去27年来,美国总统大多对中美贸易采取开放的经贸政策,但与此同时,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从1991年的140亿美元上升到2017年的3752亿美元。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对美国的贸易顺差约占美国对外贸易逆差的一半(46%)。

中美贸易问题的症结是什么?从27年的政策中可以推断出什么?资料来源:联合国贸易数据库(新纪元地图)美国对华贸易政策27年展示了美国历届总统的开放经济和贸易政策态度。

乔治·布什总统在1990年宣布延长中国的最惠国待遇,这与人权问题有关。到1995年比尔·克林顿(BillClinton)的时候,中国的最惠国待遇再次得到延长,但它与人权问题脱钩,进一步扩大了美中经贸合作。

在克林顿政府的支持下,美国于2001年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美国希望中国融入国际体系,并按照国际规则行事。当时,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为812亿美元,处于可控阶段。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为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带来了机遇。乔治华盛顿期间,美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逆差激增。布什时代,2008年达到2790亿美元,这是中美双边贸易中的第一个高峰。

在奥巴马时期,由于金融危机,美中贸易短暂下降,然后出现了第二轮飙升。到2015年,美中贸易逆差最高达到3558亿美元。

相应地,美国国内制造业持续萎缩,蓝领和中产阶级的收入和就业机会大幅减少,贸易赤字已成为一个政治问题。

美国社会有声音质疑历届政府对中国的贸易政策,这也是特朗普在2016年入主白宫的原因之一。

四川大选前的政治承诺包括减少美中贸易逆差,但2017年的贸易额非但没有下降,反而再次上升至3752亿美元。

过去一年,中美两国政府进行了全面的经济对话,两国元首进行了互访。经济和贸易问题一直是问题的核心。政府已承诺开放和扩大采购,但中国的实际行动没有太大变化。

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Lighthizer)周四(3月22日)在参议院金融委员会的听证会上确认,我们已经开始了全面的经济对话,我们已经开始了短期谈判,我们有一个100天的计划。

到100天计划结束时,我们基本上一无所获,贸易赤字与去年持平。

同时,他表示,自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中美两国至少通过十次对话做出了具体承诺,表示不会再做任何事情,但没有兑现任何承诺。

国会重量级人物支持特朗普行动美国之音的报道,即美国和中国之间的长期不平等贸易也引起了美国国会两党议员的强烈关切。

尽管一些议员担心特朗普的决定可能会导致美中甚至全球关税战,但大多数议员对白宫的行动持积极态度。

参议院金融委员会主席、资深共和党众议员奥林哈奇(OrrinHatch)表示,他非常担心产业政策对美国公司的不利影响,这将限制美国的出口和投资,损害美国工人的利益。这就是为什么他支持USTR的301调查。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资深民主党参议员舒默(ChuckSchumer)也很少称赞特朗普周四对中国进口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的决定。

舒默周四在参议院的一次演讲中说,我在许多问题上不同意特朗普总统的观点,但我强烈支持他今天决定对最糟糕的贸易问题实施惩罚性计划,而总统做得完全正确。

舒默说,多年来他一直呼吁采取行动,但他对历届总统的不作为感到失望,无论是民主党总统巴拉克·奥巴马还是共和党总统乔治·布什。

他说:“我很高兴当局采取了强有力的行动来与中国达成更好的协议。”。

共和党参议员卢比奥也表示,特朗普总统对贸易举措的看法是正确的。

利用美国人民的财富挤压中国的人权,扰乱经济秩序。

总统今天宣布的行动是重振美国经济领导地位的良好开端。

学术界人士表示,特朗普与中国的贸易向前迈出了坚实的一步。美国企业研究所亚洲研究主任丹尼尔·卢蒙塔尔(DanielBlumenthal)认为,特朗普总统最终采取了必要的行动来对抗经济侵略。

美国政府早就认识到,中国共产党利用各种不公平的贸易手段窃取美国的技术和知识产权,这是我们经济的生命线。

他认为,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美国和高级官员之间的经济对话进展甚微。

现在是采取行动的时候了。当局应该支持并优先考虑美国的创新基础,并认识到几十年来我们一直被视为经济、军事和外交对手的现实。

美国企业研究所研究员德里克·西斯索斯(DerekScissors)表示:无论是向前看还是向后看,技术和知识产权方面的强制性做法都需要美国采取强有力的行动。

过去,它是世界上最大的窃取商业秘密的营地。它还迫使外国公司与中国公司在技术开发和应用方面合作多年,这意味着将技术移交给未来的竞争对手。

回顾过去,全球技术领先将是重中之重。

他声称在寻求领导地位时会尊重外国知识产权,但这一承诺已经被多次说过和违背。

特朗普政府已经正确认识到,美国早就应该对窃取技术和商业秘密做出回应。

美国知识产权盗窃委员会联合主席、前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国家情报局局长丹尼斯·布莱尔(DennisBlair)表示:这是外国知识产权窃贼第一次面临实际后果。这是应对美国经济入侵的坚实的第一步,而不是最后一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