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佣军”在中国香港展示标语

据公民党(Civic Party)脸书页面上的图片显示,这群示威者在大陆有着很强的背景,因为他们的口号“政治干预(interference)和学前管理的意图有多恶毒”显然是从简体中文变成了繁体中文,因为从简单到复杂的软件通常都会出错,把简化的“干扰”错误变成了传统的“干扰”,认为传统形式的“干扰”一定是“干扰”,但事实上,不管是简化的还是传统的,干扰都是“干扰”。

港大副校长为不去大陆就不要来港大言论道歉自认十分愚蠢喉舌人民日报海外版3日发表署名文章,批评公民党是干预中国香港大学校务委员会运作的外来影响力,翌日即有大约20个人到公民党总部示威,抗议余若薇及梁家杰全程参与激进学生冲击港大校委会的行动,批评公民党是制造校园对立的罪魁祸首,他们在公民党代表接收抗议信后离去。香港大学校长为没有去内地而没有来香港大学道歉。自称愚蠢的喉舌《人民日报海外版》(People Daily Overseas Edition)3日发表署名文章,批评公民党是干涉中国香港大学理事会运作的外部势力。第二天,约二十人在公民党总部示威,抗议余若薇和梁家杰参与激进学生袭击香港大学校董会的整个过程。他们批评公民党是校园冲突的罪魁祸首。他们在公民党代表收到抗议信后离开了。

然而,根据公民党脸谱网上的照片,这群示威者在中国大陆有很强的背景,因为他们恶意地想用口号来做学前政治。显然,简体字已经变成了繁体汉字。因为简化到复杂的软件通常会出错,并将简化的干预错误转变为传统的干预,认为传统的干预必须是干的,但实际上,无论是简化的还是传统的干预都是干的。

公民党成员毛·孟静后来在脸书上上传了一张照片,质疑相关人员是否暴露了他们的诡计,认为干预是用简体中文进行的,添加多余的词语就变成了干预。

不久前,因受不了政治干预而辞去校委会委员职务的袁郭勇指出,当天晚上,当学生冲进校委会会议厅抗议校委会推迟任命副校长时,学校里出现了一群面目狰狞、语言粗鄙、年龄较大的中年人。世界著名传染病专家袁郭勇补充说,他确信这些人不是香港大学生,因为这些学生的脸是纯洁的。

福利彩票胆拖投注怎么投注

出于某种原因,支持当权派的抗议者,无论是这次干涉学校事务的反公民党,还是去年反对占领的蓝丝带党,总是满脸厌恶,文化水平令人侧目。例如,蓝丝带组织举着一个太熟悉而难以忍受的口号,却不知道它写了白色的字符,引起路人的嘲笑。

在计算机软件简化中还有其他常见的错误,包括简化后姓范的改变。另一个例子是,系统已经变成了一个系统,但事实上规范和系统在这里是同一个词,既简化又传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