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智库:北京西进的野心是让中亚成为附庸国。

美国“遗产基金会”的俄罗斯和欧亚研究学者艾瑞克·亨(ArielChen)9月7日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与上海合作组织”的分析文章。文章详细阐述了如何利用上海合作组织来赢得西方邻国的好感,并将其在中亚地区的影响力深深植根于此,以实现在该地区的“霸权”目标,从而与欧美等其他大国进行“霸权”的尝试。

在经济方面,中国在中亚地区的投资可能会使中亚国家越来越依赖中国。中国将干涉他们的内政,使他们成为附庸国。

以下是这篇文章的节选和翻译。

上海合作组织简介1996年,中国、俄罗斯、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哈萨克斯坦等五国为解决边界冲突成立了“上海五国”会议。乌兹别克斯坦于2001年加入后,“上海合作组织”正式成立。这是一个由乌兹别克斯坦主导的多边和多维区域组织。

该组织在地缘政治、经济、能源、军事和其他领域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中国在该组织的运作模式与其外部战略需求非常一致。该组织的运作似乎与其在该地区的“霸权”目标相一致,然后试图与美国和欧洲等其他大国“争夺霸权”。

上海合作组织成立五年后,成员扩大(给予印度、伊朗、蒙古和巴基斯坦观察员地位),影响力逐步加深。它对军事问题的关注被比作“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东北约”,因为中国和俄罗斯打算减少美国在中亚的影响。

除了减少美国军队在中亚的影响,中国和俄罗斯在上海合作组织的行动中还有其他目的。

俄罗斯希望利用上海合作组织保持其在欧亚天然气和原油运输中的主导地位,而中国希望利用上海合作组织作为推动力量,加强贸易和投资,扩大其在中亚国家的影响力。

中国的上海合作组织目标自9/11以来,美国已向中亚派遣部队,支持美国在阿富汗的军事活动。

这一事态发展使中国对美国在其领土东部和西部的威胁保持警惕。为了削弱美国的军事力量,限制美国推动海外民主化的努力,中国开始积极参与上海合作组织,并将其作为建立欧亚新秩序的工具。

经过多年的精心管理,中国不仅获得了自然资源,加强了经济合作,还巩固了中俄战略同盟,这导致美国在中亚的介入一再受挫。例如,2005年7月,美国从乌兹别克斯坦的喀什-卡纳巴空军事基地撤军。由于中国和俄罗斯的干预,吉尔吉斯提高了驻扎在马拉斯国际机场的美军租金,而驻扎在附近的俄罗斯军队则是免费的。

各国增加中亚地区部队人数的举措意味着该地区的问题,如宗教狂热、恐怖主义和非法毒品贸易,可能会通过武力解决。

然而,中国、俄罗斯和上合组织领导下的中亚国家进行的军事演习,包括两栖部队登陆和海上封锁,并不适用于中亚沙漠的地理特征。因此,中俄同一天积极参与这些军事彩票导报合作的目的是为了摆脱老人的影响,主要目的是为了深深扎根于其在中亚地区的影响。

除军事目的外,为了满足伴随其经济发展而来的能源需求激增,中国正在积极寻找新的能源供应来源,特别是欧亚石油资源,因为这些地区的石油资源可以通过管道以比油轮更低的成本运输到中国。

2005年秋,中国以近45亿美元收购了在中亚运营的加拿大石油公司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同年12月,中国和哈萨克斯坦联合开发了一条由998家公司组成的运输管道,预计到2007年完工,每天可输送20万桶原油。

此外,中国还通过提供6亿美元贷款和经济合作建设了天然气管道,将乌兹别克斯坦丰富的天然气资源与哈萨克斯坦和中国之间的天然气管道连接起来。

中国在中亚的投资可能会导致这些国家越来越依赖中国。中国将干涉他们的内政,使他们成为中国的附属国。

1989年苏联解体后,中国积极管理与西方邻国的关系,并在该地区建立了政治、军事和金融影响力。它已经取代美国成为中亚贸易、投资和消费品的重要来源。

中国打算利用中亚作为其全球力量扩张的缓冲区。

中俄当前的利益和未来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可能发生的冲突实际上都是怀孕了,特别是中俄之间的互动。

吉尔吉斯对因和平协议被迫放弃山脉感到不满。2002年Asky骚乱的原因之一是抗议吉尔吉斯政府在领土谈判中放弃了太多领土。

中国外交官被谋杀是因为吉尔吉斯人民厌倦了他们的接触。

中国和俄罗斯在军事战略和能源方面利益冲突。自2004年以来,俄罗斯一直反对中国向中亚派遣军队,反对中国成为主要战略角色的意图。

就能量而言,两者之间的冲突更加明显。

2005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Gazprom)和哈萨克斯坦主要天然气管道公司KazMunaiGaz同意增加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通过哈萨克斯坦向俄罗斯的天然气运输,以出口到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在欧洲的客户。这条线路可能会限制中国从中亚进口天然气。

此外,中国打算将西伯利亚原油管道的主要终端设在黑龙江省周年纪念城,而俄罗斯更喜欢一条更昂贵的管道,通过周年纪念日到达太平洋海岸的纳霍德卡。

这条线路将为俄罗斯提供更大的灵活性。它的原油出口可以出口到日本和韩国,而不太依赖中国。日本对补贴这条线路的建设成本非常感兴趣。

美国担心中国和俄罗斯利用外交联盟战略来限制美国在中亚的活动。

中俄都希望限制中亚国家与西方国家的接触,并要求中亚国家在与西方国家接触之前至少要征得两国的同意。

然而,美国仍然有机会摆脱中国和俄罗斯的干涉,因为中国和俄罗斯也是奇怪的伙伴。

俄罗斯不愿在周年纪念日和西伯利亚之间铺设原油管道,这表明俄罗斯对中国控制其自然资源的意图感到担忧。

此外,俄罗斯也对中国的军事企图感到担忧,从而在两国之间制造了相互不信任的气氛。

虽然两国联合谴责美国在中亚国家派驻军队,但吉尔吉斯仍然允许美国维持其在马拉斯的驻军、哈萨克甚且同意将在今年九月主持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大草原老鹰(SteppeEagle)军事演习,因此,就降低美国军事或经济影响力方面,SCO并不是一个团结一致的组织。虽然两国共同谴责美国在中亚国家的军事存在,但吉尔吉斯斯坦仍然允许美国在马拉斯驻军,哈萨克斯坦甚至同意在今年9月主办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的斯捷潘·阿格勒(SteppeEagle)军事演习。因此,上海合作组织在减少美国军事或经济影响方面不是一个统一的组织。

如果美国打算成为上合组织的观察员,它必须为中亚国家提供激励,特别是考虑到其在促进民主化政策以及安全和能源方面的国家利益。

除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之外,大多数中亚国家继续与美国保持关系,以平衡俄罗斯和中国的力量。

美国应该利用这一基础,通过提供经济、治理和监管改革援助以及加强军方对军方的合作,不断改善与友好中亚国家的关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