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建天山公路真是苦、累、危险。

在涟水,除了在新疆参军的涟水战友,很少有人知道40年前张少卿与天山公路的建设有过密切的联系。

今年4月从家中退休的张少卿,在“八百勇士在天路造梦”大型金融媒体新闻行动报道小组前往新疆卓玛烈士陵园采访的消息传出后,坐不住了。几轮之后,他找到了报告小组的联系方式。

关于他修建天山公路的日子,他有很多话要说,他永远不会忘记。

“修建天山公路真是苦啊!”5月9日上午,在淮安经济技术开发区张少卿的家中,报道小组刚刚提到天山公路。张少卿的眼泪已经在他的眼睛里打转,他说了这样一句话。

张少卿今年60岁,是涟水县连淮公社官塘村(现并入陈石街)的成员。他于1978年3月8日离开涟水前往新疆,13天后到达军营。他在新兵连训练了一个月,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36135部队的一名士兵。

同年,他加入了军队,并与郝颜夕、孙秦寿、朱彦君和唐建明同在一个团队。

“先做警卫为团长,六个月后调到团部军务股担任打字员,三年后担任机密特工。

张少卿回忆说,虽然他没有在天山公路工地运石头,也没有挥舞铁锹和镐,但他与团团长和先遣部队一起上山,亲眼目睹了工地。

“在建筑工地上,一年到头都不吃蔬菜,士兵们缺乏维生素、唇裂、脱皮和牙龈出血。

我喝河道水,其中经常含有驴粪和马粪,必须先沉淀。

大雪封山后,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煎鱼和打猎来自救。

”张少卿听到老兵们说,有一次,先遣队的士兵开着20多辆解放大篷车和六七辆推土机上山开路。到达这座山通常需要一天时间。考虑到多变的气候,每个人准备了三天的干粮。出乎意料的是,他们被暴风雪围困了一周。他们一天只能前进几十米。他们不吃不喝,晚上不敢睡觉,如果他们睡着了,可能会冻死。

当救援部队赶上时,每个人都哭了。

1978年,张少卿和他的同志们在巴音布鲁克草原拍了一张照片:“修天山公路真累人!”张少卿说,在天山公路建设期间,36135部队的主要任务是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基础设施工程师00129部队和新疆的另一个部队合作。

他们参与了562.75公里天山公路的建设,全长120多公里。

战士们既没有节假日,也没有星期天,除了吃饭睡觉、屙屎撒尿,其余时间都在战天斗地抢工期,不是打眼放炮就是肩挑手搬运石料,手上的老茧比铜板还厚,脚整天泡在汗水、雨水里,沤得发白,许多战友得了脚气、灰指甲。士兵们既没有假期也没有星期天。除了吃饭、睡觉和撒尿,他们一整天都在为施工期而战斗。他们要么打孔,要么用手扛着石头。他们手上的老茧比铜板还厚。他们的脚整天浸在汗水和雨水中,脸色变得苍白。许多同志患有脚气和甲癣。

条件较好的公司也有平板车。涟水烈士张金龙在用平板车运送石头时,为了拯救滚落山谷的轮式车辆,意外落水身亡。

虽然陆军总部位于那拉提瓦,但士兵们每年4月和5月都会进入这座山。这座山长满了温暖的春天的花朵。当他们下山时,山上覆盖着冰雪。一些士兵已经三年没有脱棉袄棉裤了,也从未见过那拉提瓦在夏天是什么样子。

建筑工地上的工作服是退伍军人留下的。许多棉袄没有纽扣,士兵们把保险丝当作腰带。

建筑工地上的文化生活极其匮乏。一家公司只有一台收音机,信号很差。

手头的报纸都是半个月前出版的。

“我真的不忍回忆,我不知道如何度过那些日子。

”张少卿忍不住流泪。

回想起天山公路修建的日子,张少卿不禁哭了起来,“修建天山公路真的很危险!”张少卿回忆说,在天山公路建设过程中,不可避免的事情时有发生。早饭后,士兵们兴致勃勃地一个接一个地去了工地。中午能够安全返回帐篷是幸运的。

他清楚地记得,一名1979年参军的士兵在参加天山公路建设时,被一块飞石击中头部。他被送往公司医疗队抢救,但他的同志们眼睁睁地看着他死去。

1979年6月的一个晚上,建筑工程师00129的一个营在建筑工地附近的帐篷里休息。突然,一场暴风雪袭击了天空,摧毁了帐篷,掩埋了整个营。最后,营长和推土机从雪中逃脱,并在给邻近军队团部的一封信中大声哭喊。团部立即派出部队营救,并在厚厚的积雪下挖出许多人。

“暴风雪夺去了10多名士兵的生命。

”张少卿哽咽着说道。

1978年,张少卿和他的同志们在天山拍了一张照片。”下山平安无事是最大的幸福!”张少卿告诉报道小组,1984年底,他退役,回到了家乡涟水。他是代课老师,村支部书记,乡镇政府机关干部。

退役后,张少卿四次回到天山公路,缅怀那些艰苦辉煌的岁月。

根据张少卿的记忆,在新疆和他一起参军的共有100多名涟水人,中国人民解放军36135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参与了天山公路的建设,只有少数人没有在天山山区修路。

这些人主要来自涟水县的连淮公社、双河公社(现并入陈石街)、季承公社(现季承镇)、武冈公社(现武冈镇)和路楠公社(现并入石湖镇),为国防公路建设贡献了宝贵的青春。同志们和同胞张金龙也为此献出了他们年轻的生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