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红房地产:政治和商业社区的衰落

广州和揭阳报道称,因涉嫌贿赂揭阳市委前书记陈弘平而被拘留的创虹集团董事长黄鸿明最近被发现与广州市委书记万梁青关系密切,后者最近被免职。

这无疑加剧了创宏集团的危机。

在业内被贴上“强政治和商业关系”标签并高调发展的创虹集团,在黄鸿明事故发生后的短短半年内,为了“断臂求生”,已经沦落到推迟交付大楼、裁员、为许多高管换工作、转手许多项目等境地。

许多企业和金融机构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创宏集团在为转制项目寻找买家时,由于担心“政治风险”等因素,大企业普遍不愿接受报价。一旦资本合伙人提前接管,这无疑会加剧创宏集团的财务紧张状况。

“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关系有时非常脆弱,一旦出现‘关系’问题,企业将难以维持。

“广东省土地部门的一名知情官员分析说,住房企业依靠政府资源和骑乘政策迅速扩张的情况并不少见。这类住房企业也很容易受到资金的青睐。

然而,在“光明的外表”和“艰难的后台”背后,存在着巨大的管理和资本危机。

广州珠江新城保利中心16楼被迫“捉迷藏”,创虹集团总部已迁至大楼空,门锁着,只留下杂乱无章的办公设备和零散的信息。整栋楼中与“创红集团”相关的词语很快被删除。

“创红已经搬走了,上周已经被清除了。

据保利中心管理处的相关人士透露,目前,管理处对注册到16楼的游客要求严格的手续,因为“许多人自称是‘所有者’和‘债权人’来保护他们的权利,这太糟糕了,难以管理。”

与此同时,多次被告知延期的创虹集团“南沙一品”项目业主的大量代表聚集在创虹集团新办公地点珠江新城双城国际大厦22楼。

“跳空一次又一次,承诺一次又一次,都没有兑现。

“其中一名业主代表黄明(化名)表示,7月21日初,当他们抵达保利中心创宏集团总部时,他们得知创宏集团两天前已经搬到了一个新的办公室。

根据黄明的理解,在业主到达新办公室之前,创宏集团的员工照常工作。业主到达后,所有员工都被疏散了。

在这场“捉迷藏”闹剧的演出中,业主代表与创宏集团的相关领导通了几次电话。

随后,包括街道办事处负责人、开发商代表等在内的人士于当天下午与几位业主代表进行了沟通,并承诺验收的预计竣工时间为8月15日前。

然而,这样的承诺并没有说服业主,他们担心创宏集团将继续拖延,项目最终将以失败告终。

据悉,延迟涉及近900名业主,他们两年前以7000元/平方米的价格购买了创虹南沙一期工程。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一向倡导“资质、实力、品牌影响力”的创宏集团会出现董事长被扣、公司资金短缺、项目无法完成的局面。

更令业主困惑的是,创宏集团声称,由于缺乏资金,该项目无法如期进行检查。但是,根据规定,购房者向开发商支付的首付款应接受监管,900人购买的首付款至少应存入监管账户1.2亿元。

目前,一些业主已向南沙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创宏支付违约金。

此外,据一名离开创宏集团的人士所知,承包商、供应商和其他合作伙伴多次向创宏集团负责人索要债务和项目余额。“每个人都担心钱不会收回。

“脆弱的政府-企业关系”公司正面临财政困难,每个人都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几天前,创宏集团的一名在新办公室整理材料的员工说,公司的所有员工都搬到了这里。

事实上,办公空间只能容纳不到20名员工,这与创宏集团2011年将总部迁至广州沿江高品质办公楼的“富态”大不相同。

值得注意的是,这家自称总资产超过200亿元的房地产企业,曾多次开发大型项目,品牌影响力很大,在企业负责人被拘半年多后,已经陷入自救的困境。

创鸿集团董事长出事后仅仅半个多月,公司就开始裁员。

根据该公司高级管理层的描述,裁员减少了30%的员工,涉及约30名员工,但该集团的核心生产部门和项目公司的员工基本上没有受到影响。

然而,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高管们一个接一个地换工作,离开公司的员工数量也逐渐增加。

创宏集团当时的执行总裁王绶青坚持留在公司,并抵制公司事故后处理事务的压力。然而,他也在今年4月换了工作。

据一名员工称,该公司甚至没有支付工资。

“当公司负责人出事时,公司就这样解散了,这也反映了创宏集团脆弱的发展基础和各种管理缺陷。

“肖先生负责一家大型机构的不良项目资产业务,他表示,创宏集团在发布变更项目的消息时,原本打算找肖先生的机构做买家。

“许多企业担心政治风险,以及它们背后的资本和债务风险。

肖先生说,他周围的许多行业组织和企业都是创宏集团的潜在买家,但由于许多担忧,他们不愿出售。

肖先生认为,创宏集团的许多项目都是依靠政府资源和领导网络获得的。项目本身也可能有各种复杂的政治和商业利益,或者项目可能有不一致的操作等。人们担心后续工作不容易处理。

广东省人民检察院的公告显示,广东揭阳创红集团董事长黄鸿明涉嫌贿赂揭阳市委前书记陈弘平。

后来,广州市委书记万梁青也被指控参与陈弘平和黄鸿明案件。

数据显示,黄鸿明和时任揭阳市委书记的万梁青都是EMBA校友,创宏集团在揭阳的房地产项目多次得到万梁青的支持。

随着万梁青晋升为广东省副省长,创宏集团开始扩大在广东的分布,进入佛山等城市。

万梁青任广州市市长期间,创红集团将总部迁至广州,一举拿下广州几块高品质的土地,并“突然亮相”,甚至拍摄了《土地王》(Land King)。

去年以“正常运营”应对资本链危机的创宏集团,已经无法承受来自各方的压力,并从今年开始逐渐将部分项目易手。

“目前看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很难找到愿意支付高价的买家,因为最初合作开发项目的合作伙伴和提供建设的供应商只愿意用资产和股份来偿还债务。

“广州一家与创宏集团联系的股权并购机构管理层分析,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企业的资本问题将会更加严重。

今天,创虹集团在南沙的项目已分别移交给中山通达集团和仲达建设。收购方大型集团的子公司仲达建设有限公司是南沙某项目的承包商。

此外,原本计划作为番禺区标志性建筑建设的番禺创虹汇,已移交给合作伙伴进行开发。

记者在揭阳了解到,创宏集团凭借其强大的政府背景赢得了许多“标杆”老改革项目,目前正处于“失败”状态。

显然,创宏集团的原有网络已经岌岌可危,其背后隐藏的金融渠道也处于爆炸边缘。

创鸿集团在广州和佛山的项目均与多家金融机构发行高息融资产品,且以集团董事长和其妻二人作为担保。创宏集团在广州和佛山的项目均向多家金融机构发行高息理财产品,集团主席及其夫人作为担保。

创宏危机后,许多与该公司有融资合作的机构已经启动风险应对程序,与创宏划清合作界限。

据悉,德信资本去年与创宏在南沙的项目合作推出了德信创宏房地产投资基金,总筹资规模为3亿元。

危机发生后,德信资本直接持有该项目公司100%的股权。项目公司的公章、财务章和银行账户由基金经理德克欣资本(Dexin Capital)监管,引进战略投资者对项目进行整体并购。

中融信托相关人士表示,在与创宏集团佛山项目的10多亿元融资合作中,前期产品已按期支付。目前,中融集团正在接管合作项目,并正在寻找收购方,项目估值约为30亿元人民币。

他坦率地表示,基金方面的突然提前接管和其他“出于不信任”的行动增加了创宏基金链的压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