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协同80亿剥离硅片注入超级日本“附属公司”大规模运营激活超级日本市场?

1月30日晚上8点多,保利协鑫(03800.HK)一份90多页的公告引发了光伏行业的关注。1月30日晚上8点多,保利协鑫(03800.HK)长达90页的公告引起了光伏行业的关注。

全球最大的硅片制造商之一宣布将以80亿元的价格剥离其硅片生产业务,该业务约占上市公司收入的60%。

目前,保利协同正引领着ST超日重组。剥离的硅片资产是否会被注入引发猜测。

“从那以后,在光伏产业的上游,协鑫集团通过保利协鑫,已经掌握了多晶硅生产业务,在该行业具有相当大的成本优势。另一方面,协鑫通过协鑫新能源建立了电站业务。中间,通过其子公司*ST Super Days的重组,获得了中游光伏建立的生产线,从而完成了资本结构的优化调整。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硅片业务分拆销售11月30日,保利协鑫发布公告,披露其硅片生产业务(包括硅锭业务)的销售细节。

根据公告,聚协鑫硅片业务的交付将分两部分进行,总成本为80亿元。

其中,第一批交付涉及资产约21亿元,接收方为江苏协鑫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协鑫);第二批交割涉及资产约59亿元,收款人为上海苗场投资管理中心(以下简称上海苗场)。

记者整理资料得知,聚协鑫在2009年下半年开始从多晶硅生产向多晶硅铸锭和切片业务扩张,到2010年底完成了350亿瓦硅片产能的生产,从而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硅片制造商。当这部分业务出售时,硅片的生产能力已经达到130亿瓦。

事实上,硅片业务对聚协鑫能源的收入贡献很大。

《保利协鑫中国日报》显示,上半年收入为172.2亿港元,其中100.5亿港元来自硅片销售,占58.3%,远高于电力和多晶硅等其他产品的销售收入。

为什么保利协同现在选择拆分和出售其硅片生产业务?用一位与聚协鑫关系密切的人的话说,“这是一种分化的风险”。

根据保利协同(Poly Synergy)的公告,在过去的两年半时间里,保利协同的债务从2011年12月31日的328.15亿港元增加到2014年6月30日的442.56亿港元。

出售硅片业务后,其准备债务将降至276.97亿港元,这可以恢复金融灵活性。

此外,保利协同(Poly Synergy)预计交易利润为24.57亿元,这将大大降低净债转股比例,从6月底的146.5%降至38.8%。保利协同(Poly Synergy)还表示,计划使用相关资金偿还某些债务、未来资本支出、潜在战略投资和一般业务目的。

保利协鑫表示,由于其硅片业务的毛利率低于多晶硅业务,剥离硅片业务后,可以通过产业重组提高盈利能力。

然而,海通国际认为,尽管保利协同(Poly Synergy)的硅片销售可以节省利息成本并降低债务水平,但整体利润水平可能会下降15%-20%。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中标人与保利协鑫的母公司协鑫集团及其最近重组的*圣超日有间接或直接的股权或合作关系。

其中,江苏协鑫是协鑫集团在中国设立的投资平台,并于近日牵头重组*ST超日。

然而,上海庙场也与潮日有着密切的联系。本企业股东为钟敏尹福、民生嘉荫、中国长城资产,其中钟敏尹福是上海向涛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参与超日重组的合伙人。

此外,中国殷敏富的股东是深圳殷敏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可以说是中国殷敏投资的前身。与协鑫集团共同成立珠海殷敏国泰光伏基金,致力于天然气终端接收站、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项目、光伏电站开发和光伏产业一体化。

“这意味着,即使硅片业务不在保利协同的篮子里,它仍然不会阻碍保利协同随后对硅片的需求。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

此外,有人认为“由于上述公司与*ST朝日有直接或间接的股权关系,而江苏协鑫承诺在重组*ST朝日时于2015年恢复上市,并不排除这些公司在上市后已先后将硅片生产业务注入其中”。

然而,这一猜想目前尚未得到保利协鑫和江苏协鑫的认可。保利协鑫董事长朱共山曾表示,“科技日复一日的主要问题在于财务管理不善,但仍保留了相当数量的技术和生产能力。

因此,没有必要再注入一家硅片企业来凭借自身能力实现利润目标。

然而,业内人士认为,硅片业务是否植入超过日期并不影响保利协同(Poly Synergy)对硅片业务的控制。

“保利协鑫出售其硅片生产业务的目的是调整资产布局,将其拆分成多个部分,使其更加平衡,避免孤注一掷。出售这项业务并不意味着保利协鑫将放弃其硅片业务。”

上述与保利协鑫关系密切的知情人告诉记者。

对聚协鑫来说,最重要的是通过剥离硅片生产业务,专注多晶硅生产,推动协鑫集团建立光伏产业链的理念。

“一旦协鑫集团进入零部件行业,它将实现从多晶硅和硅片到电池和零部件的整个产业链的闭环。同时,聚协鑫的兄弟企业协鑫新能源的许多电厂业务也将成为消化这些组件的客户。

为中投公司提供建议的新能源行业研究员韩笑曾指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