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DRC的调查触及高通核心业务模式的反垄断痛点

持续了一年多的高通反垄断案(Qualcomm Anti-monopoly Case)尚未公布处罚结果,游戏仍在继续。

1月27日14点左右,记者看到高通中国总部位于北京朝阳区嘉里中心北楼26层。整层楼的所有办公用品都清理干净了空。电梯墙上只留下高通公司的英文名称。

目前,翻修已经开始,新租户已经确定。

“我们不知道高通公司搬到了哪里。

”嘉里中心房地产市场部负责人向记者证实。

“真正让高通感到不安的是,NDRC对高通的反垄断调查触及了其核心业务模式。

“北京律师协会竞争与反垄断专业委员会秘书长魏士林告诉记者,真正的风险是迫使高通降低手机专利的高成本,从而使高通可能面临来自全球市场的以下压力。

这场危机仍然没有关于外国媒体“高通不打算支付罚款,并打算捍卫中国垄断指控”的消息。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DRC)官员在回应记者采访时说:“这不是外界想象的。

”“NDRC最终提出的处罚计划肯定会被高通公司接受,否则高通公司可能会进行法律诉讼。

“在1月29日接受记者采访时,格拉斯哥大学反垄断法博士、欧盟商会中国法律与竞争工作组副主席周兆峰认为,NDRC处罚高通公司1月份最初宣布的垄断案的决定现在将被推迟。

根据周兆峰的分析,主要是NDRC和高通仍在就具体处罚的细节进行沟通,包括罚款金额和高通的承诺条件。“毕竟,作为一个年轻而有声望的反垄断执法机构,NDRC当然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处罚决定,被处罚的企业被提交法院进行行政诉讼和司法审查。

“不幸的是,美国和欧盟也在对高通公司进行反垄断调查。

“NDRC的处罚结果无疑将在美国和欧盟的反垄断调查中起到指导作用。

”周兆峰说,“高通案的难点在于具体的处罚细节,而不是是否有任何违法行为。”

记者于1月29日致电负责高通反垄断案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NDRC)和反垄断局(AMB),未收到进一步信息。

就高通本身而言,这是一场它输不起的诉讼。除了可能罚款10亿美元之外,真正的风险是NDRC可能会迫使高通公司降低手机专利的成本。

据国外媒体报道,高通公司在面临巨额罚款时采取了一种不同寻常的策略:自卫。

英国媒体1月25日援引北京一名律师的话说:“大多数公司只想支付罚款,然后继续前进,但高通为什么要让情况变得更糟?”周兆峰认为,反垄断案影响太大,可能会改变手机专利制度的模式。

高通担心的是,就在此时此刻,旗舰SOC810出现了发烧问题,推迟了从高端产品到低端产品的攻击,而移动芯片的后起之秀台湾联发科技(联发科技)则抓住了这个机会占领了市场。

“前面是中国的大名单,这是危险的,后面是台湾制造商追逐它。压力显而易见。

”周兆峰说道。

据记者报道,高通董事长保罗·雅各布斯(Paul Jacobs)和他的整个执行团队在过去一年里频繁往来于中美之间,寻找解决方案。

全球芯片巨头高通公司拥有涵盖从2G到3G到4G所有领域的专利组合,几乎所有制造商都无法绕过高通公司的技术。

根据高通公司的财务报告,截至2013年9月29日,高通公司全球总收入达到249亿美元,其中中国市场收入达到123亿美元,占49%。

去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正式“攻击”高通。调查内容包括:“以整机为计算许可费的依据”、“将标准基本专利与非标准基本专利捆绑进行许可”、“要求被许可方进行免费反许可”、“过期专利继续收费”等。

令高通不快的是,反垄断调查影响了业务的发展。

2014年7月,高通承认,由于反垄断调查,很难获得授权收入。

高通公司预计2015财年的收入在268亿至288亿美元之间,低于分析师的平均估值289.1亿美元。

从2014财年的角度来看,高通的净利润增长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在前三个财政季度,高通经历了同比或逐月下滑。在第四季度,高通经历了过去两个财年中最大的环比下降。

作为移动芯片领域的霸主,高通的标签始终是高利润和高回报。

高通公司预计2014年的收入增长率仅为5%至11%,远低于过去几年约25%的水平。

关于相关调查的影响,高通CEO史蒂夫·莫伦·科普夫(Steve Mollen Kopf)表示,这也将影响高通2015年的业绩。

正值高通遭到多个国家的反垄断调查,加之中国市场仍未明朗,高通于去年不得不采取全球裁员举措,而高通中国总部则从国贸附近的嘉里中心搬走。当高通公司在许多国家受到反垄断调查,中国市场仍不明朗时,高通公司去年不得不进行全球裁员,而高通公司的中国总部则从国际贸易中心附近的克里中心(Kerry Center)搬走。

“NDRC可能会对高通处以上一年1%-10%的罚款,并迫使高通修改其商业模式,这让高通陷入两难境地。

”魏士林说,但这些不足以表明高通将退出中国,“高通不会轻易放弃中国市场。

“无论是商业模式还是要维持其长达30年的商业模式,高通的整个高级管理团队去年都不得不频繁往来于中国和美国之间,以积极访问NDRC。

在2014年9月的天津达沃斯论坛上,保罗·雅各布斯出席了三场备受瞩目的互联网经济讨论。

后来,高通公司总裁德里克·阿伯利赶赴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前一天,国家发改委反垄断局局长徐坤·林透露高通将进入处罚程序。

2014年全年,高通全球首席执行官史蒂夫·莫伦·科普夫(Steve Mollen Kopf)三次来到中国交换意见。高通首席执行官带领七八位副总裁五次前往NDRC接受问询。高通甚至利用包括美国财政部长和美国商务部长在内的美国高级官员进行游说,并会见了国务院副总理兼反垄断委员会主任汪洋和其他高级官员。

毫无疑问,高通公司长期以来一直滥用其市场支配地位。

北京一家手机制造商告诉记者,2007年反垄断法一通过,许多中外制造商就指责高通。高通公司还在日本、欧洲和韩国进行了调查。

“中国反垄断机构对高通的调查触及了高通的核心业务模式。

”周兆峰说道。

“这是NDRC和高通之间谈判的难点。

“另一位内部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高通是一家典型的从许可费中获利的公司。

“对于最核心的商业模式,这可能是一个相对灵活的计划。

“许多了解高通公司案件进展的律师确信,一旦高通公司反垄断案的裁决宣布,它将很快被传送到其他国家。

“中国的反垄断迎合了其他国家的口味。

“接近NDRC的人说,中国4G市场的蛋糕足够有吸引力。高通公司深入参与了标准的制定,拥有许多专利,这使得高通公司无法停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