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无极290.964亿港元的东西方市场交易差额缩小

■记者于娜在最近的克里斯蒂春季亚洲20世纪和当代艺术后期拍摄中展示了11件战后和当代艺术作品,共售出10件作品。很不幸,托布利的作品未能上市。

许多亚洲买家参加了西方艺术品的竞标

从纽约拍卖到中国香港,中国收藏家购买和储存西方艺术品的方式要顺畅得多

业内人士认为,香港艺术市场更加国际化,与纽约和伦敦的差距正在缩小。

东方收藏家不仅接触和认可西方艺术家的作品,西方收藏家也在重新理解中国当代艺术和中国传统书画,在全球化和多元化的艺术市场中探索自己的收藏体系。

东西方艺术对话成为热点赵无极29.09.64成交1.5286亿港元香港佳士得春季拍卖会融合亚洲20世纪和当代艺术后期拍卖。这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后期拍卖是东西方艺术大师的第一次作品集。61件作品的总成交额为5.4338亿港元,成交额为82%。

其中,赵无极2909.64亿港元成交,创下个人作品拍卖新纪录。

佳士得亚洲区总裁昕薇说:“赵无极是一位融合了东方和西方的艺术家。今晚在特别演出中破纪录的表演表明东西方的融合是成功的,也表明我们已经成功地设置和策划了特别演出。

“与赵无极、张羽、林风眠和朱德群一起,这些法国旅行艺术家的作品也出现在融合艺术的特别表演中,以及威廉·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和塞西莉·布朗特(Cecily Blount)等11位战后和当代西方艺术家的作品中。

根据佳士得的统计,30%-40%的亚洲买家参与了西方艺术品的竞标

昕薇说,她记得当她第一次进入佳士得拍卖会时,一些收藏家看到莫奈的睡莲并非常喜欢,但他可能无法去预览网站,尤其是一些大收藏家,他们没有太多时间飞到纽约直接出价。他们把自己的作品带到香港给这些收藏家,把它们放在一个小房间里,单独给收藏家看。后来,我们发现亚洲的收藏家对这些东西非常感兴趣。

有趣的是,佳士得全球总裁纪尧姆·克鲁蒂(GuillaumeCerutti)第一次来到香港佳士得拍卖行,通过电话委员会为他的西藏朋友购买了中国年轻艺术家袁媛的作品。他无能为力,最终以106.25亿港元成交。

虽然师君安没有透露买家属于哪里,但他说买家不会说中文,对袁媛的作品有着深入的了解。

艺术市场评论员周峰认为,中国香港艺术市场更加国际化,香港艺术市场与欧美市场的差距日益缩小。

东西方艺术家及其作品与东西方藏人之间的交流非常重要。它为中国艺术家理解西方藏人和西方藏人理解中国艺术作品提供了一条途径

几年前,龙美术馆的万达王健林、白家湖颜鲁根、刘益谦和他的妻子等富有的收藏家已经在欧美拍卖会上花了很多钱。

万达集团以其大量现代著名书画收藏而闻名。近年来,万达集团也开始购买毕加索和印象主义等西方经典作品。

华谊兄弟王钟君在2014年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以数亿美元买下了梵高的雏菊、罂粟花和毕加索的女性肖像。

2015年11月,刘一谦以逾10亿元人民币买下了佛朗哥·莫迪里阿尼(franco modigliani)的侧卧裸女。在过去的一年里,他在中国香港和瑞士巴塞尔等艺术展上购买了西方现代艺术作品。

从几年前中国藏家和企业开始在国外拍卖会上高价竞买西方经典现代艺术品,再到今年中国香港巴塞尔艺博会、香港苏富比春拍上西方现当代艺术品的持续热卖。从几年前中国收藏家和企业开始在国外拍卖会上高价竞拍西方古典现代艺术,到今年的中国香港巴塞尔艺术展和香港苏富比之春,一直在出售西方现代和当代艺术

国内藏人倾向于西方战后和当代艺术的投资比例

中国大陆越来越多的富人开始关注艺术品收藏资产。与欧美收藏家不同,尽管他们在购买艺术品时也会考虑审美和装饰需求,但投资仍然是亚洲收藏家,尤其是中国内地收藏家购买艺术品时考虑的主要因素

一些富有的内地收藏家也在低调而积极地购买西方艺术品,希望为他们的艺术品财富增加美元资产。

收藏系统的多样化和与国际标准的融合正在成为国内收藏者的趋势。

面对西藏国际化的趋势,香港艺术市场在过去两年里呈现出亚洲艺术多元化的趋势。从今年开始,香港拍卖市场开始尝试增加西方当代艺术品的比重,扩大市场多元化,走向东西方艺术融合对话。

苏富比香港在2017年春季的现代和当代艺术之夜中走在了前列,首次加入西方当代艺术小组。因此,买家反应热烈。八件作品中只有基思·哈林的无标题(双作)没有售出。安迪·沃荷的杰作《毛主席》最终被亚洲收藏家以9850万港元的价格购得,创下了西方当代艺术在亚洲的拍卖纪录。

据TEFAF2017艺术市场报告,2016年最大的变化是全球拍卖销售额(169亿美元)大幅下降,比2015年(208亿美元)下降18.8%。

与稳定的亚洲拍卖市场相比,美国的拍卖销售额下降了41%,欧洲下降了13%。

亚洲目前在全球拍卖市场中占有最大份额,为40.5%,中国拥有绝对优势。

在藏人不断变化的愿望和市场形势下,西方艺术进入中国市场也是大势所趋。

周峰认为,许多相关的艺术活动,如内地和海外的艺术展和拍卖会,使中国收藏家对西方当代艺术家有了更全面的了解。香港艺术市场的天然优势降低了他们购买西方艺术的壁垒,相对成熟的西方艺术市场体系使他们能够开始收藏体系的国际化。

随着收藏界热烈讨论香港春拍中中西艺术的融合,一股新的市场潮流正在酝酿。在佳士得5月30日的香港春拍中,梅云堂旧藏张大千云山寺以1.0246亿港元的参考价售出。

这一消息也引起了中国内地收藏家的注意,他们目前是中国传统书画最重要的收藏家。

迄今为止,张大千的六部作品已超过1亿元。他的作品被视为现代中国书画市场的风向标。

内地拍卖巨头《中国卫报》在香港春季拍卖会上最终获得3.2607亿港元。吴冠中的贵州董家山寨成为此次拍卖中价格最高的作品,成交价为2315万港元。

中国当代艺术的特殊表现是以张晓刚的一系列血缘关系为先导的:大家庭。这部作品是2006年成熟期艺术家的代表作之一,售价1050万港元。

业内人士认为,嘉德港拍卖仍以吴冠中、齐白石、邵岩等书画作品为特色。

拍卖人表示,有两名来自新加坡的顶级藏人在吴冠中的贵州侗族村舍现场竞拍。

根据嘉德、保利、师旷、成轩等拍卖公司发布的拍卖信息,6月份开始的大陆春季拍卖仍以中国传统书画、瓷器和古董为主,一些海外收藏家的展览也陆续推出。

尤伦斯夫妇在香港和北京的拍卖会上几次出售了他们的中国当代艺术收藏品。在今年春天的拍卖会上,北京保利将再次推出尤伦斯中国当代艺术作品集,其中包括尹秀珍、王度、吴善转、王建伟和徐震的作品。

佳士得春季拍卖会发布的信号,不仅反映了中西艺术市场融合的趋势,也反映了以张大千为代表的中国现代书画市场的新浪潮。在向内地艺术品市场提出话题的同时,这也让内地书画收藏投资者对春季拍卖的可持续性寄予了更大期望。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