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价“国宝”局背后的“国宝帮”之死

近年来日益繁荣的“国宝帮”背后的故事浮出水面,因为收藏界的两个重量级人物相继倒下。

这是一个由伪造者、文物经销商和专家鉴定者组成的利益共同体,以收集所谓的天价“国宝”的收藏家为中心。

如果我们把假货误认为国宝,那只不过是收集和欣赏它们,而不是牟利和欺骗它们,这对于这样的国宝爱好者来说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当前的“国宝帮”就像一颗毒瘤,利用假收藏和博物馆作为工具,在金钱和土地上牟取暴利,这不仅损害了收藏圈,也带来了权力寻租和利益交换黑洞。

“国宝帮”成员被称为上海收藏家魏梦强,他自称身价数十亿。他也被称为“国宝帮”的偶像。然而,去年11月,媒体披露魏梦强因涉嫌诈骗被上海奉贤区检察院逮捕。

这件事始于魏梦强帮助收藏家俞敏洪买了五件青铜器。后来,由于真实性问题,收藏家要求退还500万元的投资。魏梦强拒绝向警方报案,这点燃了”国宝帮”崩溃的导火索。

此前,2014年3月15日,在俞敏洪提供线索后,上海电视节目《揭秘国宝》披露了魏梦强秘密拍摄的数百个昂贵的“葛如管峻鼎”五座窑,全部都是摊位级别的仿制品。

然而,魏梦强认为,这篇专栏的报道严重损害了他的声誉。俞敏洪和媒体向上海奉贤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魏梦强向法院表示,国宝档案项目为他制作了特别节目,并声称他是中国文物协会和中国收藏家协会的成员。他收集了真正的国宝,并要求第二被告公开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害赔偿。

然而,当名誉诉讼没有结果时,魏梦强已经因涉嫌欺诈被捕。

然后“国宝帮”的另一个大人物雨凝听到了警方调查的消息。

早在2012年,宁雨欣就被推到了舆论的前沿,因为他怀疑北京电视台的全球收藏已经粉碎了“真正的商品”。

许多专家称“青花热水瓶”为“劣质假货”,而宁雨欣则支持它为“真货”。

在充斥着假货的河北任磊博物馆纪宝斋关门整顿之前,宁雨欣也是公开称其为“真”的人之一

有人质疑宁雨欣作为文物专家的身份。在一些介绍材料中,他拥有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头衔,如“中国最高决策协会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中国上海社会科学文化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国家自然保护区协会玉石文化协会顾问、学术委员会主席”、“文物鉴定委员会首席鉴定专家”。

媒体后来证实,这些标题大多是假的、捏造的或伪造的。他的一个重要头衔是“中国最高决策协会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原来是一家香港公司。

对此,宁雨欣辩称,这些头衔是别人给的,他对此一无所知。

据悉,在2014年涉及上亿元的传销案中,炎黄文化交流名誉主席宁雨欣仅在判决书上表示“单独处理”。

随着“国宝帮”重量级人物的浮出水面,这个庞大的收藏群体吸引了更多的关注。

他们通常把重点放在收藏大量“国宝”的收藏家身上,并形成一个由伪造者、文物经销商和鉴定专家组成的利益共同体。一些收藏家固执地认为他们收藏了国宝,而另一些人则认识假卖家,并采用精心设计和一系列“游戏制作”方法来达到名利双收的最终目的。

河南收藏家协会副秘书长袁银龙认识一位痴迷古董的电视台台长。他买了一栋装满瓷器的房子,其中一栋价值上亿元。他实际上收集了14件。

人们希望有一天,一个拥有雄厚财力的企业家会有和他一样的收藏眼光去购买他收藏的这些珍贵的国宝。

“我身边有这样的“国宝帮”,他们也是一些非常聪明的人,但是他们误入歧途了。

袁寅龙说:“他们的自信变成了盲目的自负。一位领导曾经告诉我,我在管理方面可以做得很好。我还出版了一些书并获得了表扬。

我现在要做一个收藏。我确信我能在这个国家做得最好。

”结果,袁银龙发现他的收藏大部分是由地面上出售的商品组成的,但对方已经陷入了“国宝”的恶性循环,并准备在收藏行业做出巨大努力。

做局高手是怎样练成的“国宝帮”的进化并非一朝一夕,一些古玩爱好者起初并不全是利益驱动,他们出于对文物的喜爱,而开始在地摊古玩市场中淘宝,结果因为水平不够,或者是被人误导而走入歧途,在收藏了一批“国宝”后,却屡屡被人鉴定为赝品、仿品,备受打击的他们不愿接受事实,以收藏者之间互相认可的方式形成了情感联盟。该局专家开发的“国宝帮”的演变并不是一夜之间发生的。一些古董爱好者起初并不都受兴趣驱使。出于对文物的热爱,他们开始在古董市场购物。结果,他们误入歧途,因为他们不符合标准或被误导。在收集了一批“国宝”后,它们被反复鉴定为赝品和仿制品。在攻击下,他们不愿意接受事实,并通过收藏家之间的相互认可形成了情感联盟。

“你花了所有的努力收集这么多古董,每个人都说是假的,你能满足吗?这时,突然有一句藏语说你收集的是真的。你觉得自己像知心朋友吗?通过相互奉承,你会更加自信,你不会认为你收集的东西是假的。

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国宝”收藏家说。

然而,所谓“互相欣赏”的友谊并不是关键。真正让“国宝帮”泛滥的是它背后的利益链。

这其实是江湖上玩的一款“递包裹”游戏。每个人都是犯罪者和受害者。第一个把钱扔进游戏的收藏家把扭曲的收藏理论灌输给新进的收藏家,一步一步地玩“国宝”的故事。

因此,“国宝帮”从低到高分为不同的层次。在等级制度的底层是对古董不感兴趣的爱好者。他们总是认为自己错过了什么。只要他们手里有“宝藏”,他们就敢吹嘘上亿美元。对他们来说,他们是否出售并不重要。关键是从心理上满足自己,享受这种独特的感觉。

然而,当收藏家们已经拥有了一定数量的“国宝”,支付了大量的学费,学习了一些杂七杂八的收藏知识,结识了全国各地的许多朋友,了解并见证了一些规则和做法,他们开始有了新的抱负,不再满足于只是分享欣赏,而是希望借这些收藏来得到他们想要的任何东西。

一些“国宝帮”在全国各省、市、乡、镇设立了收集线。各行各业的人经常络绎不绝地来让别人看起来嫉妒。与此同时,媒体的宣传势不可挡,各界专家也呼吁该平台为这些收藏品开辟一条被洗白和欣赏的道路。

更先进的方法是从长远来看捕捉大鱼,而不管出售收藏品的利润如何,甚至对收藏品或真实性没有兴趣。这些收藏品只是他们的工具。

他们将建造一座辉煌的博物馆。即使所有的内容都是假的,他们仍然能够很容易地接触到当地的政治领袖,并在当地树立积极的公众形象。

然后,向银行借钱、寻求政府支持和其他困难的事情就变得容易了。

将收藏品和博物馆变成土地资源已成为一个热门现象。

“我看到的是许多博物馆与政府交换资源,建造一个假博物馆,然后与政府交换土地资源。

现在博物馆已经成为社会的热门话题,政府可能不理解。

博物馆越假,规模就越大。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担忧。

“国宝帮”没有专家鉴定什么都做不了,不合情理的专家和伪专家成为催化剂。

一位非常高级的专家说这“很好”。“人们经常听到收藏家问人们他的收藏品是假的。

一些专家经常用“好”、“好”、“好看”、“罕见”、“会玩”和“有点品味”等词来处理,而不是用“老”、“真”、“清”等明确的答案。当然,如果你遇到假专家,评估也是不可靠的。

事实上,由于收藏圈里各种各样的利益纠纷,大多数专家都采取不得罪人的方法,也就是不要轻易否定别人的收藏,即使你知道它是假的,也不要戳穿它,否则你可能会得罪一群混在圈子里给自己造成麻烦的人,那些拿钱消灾的专家也不会提出任何异议。

利益交换的混乱何时会停止?据业内估计,“国宝帮”成员可能已经占到收藏家的一半。

“国宝帮”现象引发的利益交换和权力寻租混乱不再仅仅是艺术收藏领域的顽疾。

“向博物馆捐赠一堆假货和垃圾,与外界勾结,国家的资金流入私人口袋。

联系博物馆的收藏家张艳(化名)说。

2013年媒体曝光的河北纪宝寨博物馆事件仍然令人印象深刻。

尽管纪宝斋后来被吊销了他的注册证书,但博物馆因整改而关闭。

然而,人们仍然质疑为什么一个充满假货的博物馆获得了“重点工程”的称号,并得到了政府每年60万元的资助。多年来,博物馆的主人已经花了数千万美元购买了40,000多件“古董”。钱从哪里来的?村民们的报告还没有明确的结论,即村委会已经“发布白皮书”并出售土地购买古董。

“这些人最后到底是骗子,花钱怎么回来的?大多数人知道假货和卖假货,但很少有人不知道。归根结底,这是为了名利,而是为了民族文化遗产。

”张艳透露,这些假货将捐赠给博物馆。酒鬼的意图不是收集而是交换利益。

“涉及到官员的提拔,一个在职官员,在他的领导下,有人捐赠了珍贵的文物,这就是成就。

”“如果有人说捐赠的收藏品是假的,领导们不会喜欢的。他们必须诚实。他们必须说数十亿美元,而专家拿着红包,带着不道德的良心说话。

张炎说,在这种合作和内外勾结下,国家的钱被转移到私人口袋里,以奖励捐赠假货的收藏家和捐赠假货的相关主要专家。

袁银龙悲伤地告诉记者,安徽省亳州市的一名收藏家在被三名专家鉴定为假货后,无法面对失败而自杀。

“他们后来都知道他们收集的东西是假的,但他们只是不想承认失败,甚至把自己包装成爱国者。不欺骗人的人有良知。

”“世界上可能只有几十件这样的东西,但这并不意味着我这里没有它们?我很幸运得到了它。”我经常听到“国宝帮”反驳这一点。

“国宝帮”的偏执在收藏界也是众所周知的。

他们坚持认为事情是真实的,其他人听不进去。如果专家说的是实话,他们就被认为是假专家。

如果人们不欺骗自己,为什么他们要欺骗别人?从金丝玉衣、汉代玉凳、永乐青花热水瓶到后来的纪宝斋博物馆,如果用理性的心态和专业的知识来判断,收藏圈里的这些笑话不会被困在“国宝帮”里。

日本瓷器收藏家魏肖飞曾经说过,与中日收藏家相比,中国收藏家越来越不理性。在当前热门的收藏市场,尤其有必要从内心谨慎而负责地对待每一个收藏。

发表评论